之前提到的那位去生小孩,生完一個月就回來工作,但是因為身體不舒服又請了滿多天假休息的那位工人,

 

她死了。

 

 

當時聽到這個消息我真是大吃一驚,我知道她生完小孩回來工作後,又前後進出醫院兩次,當時以為是產後哪裏不適,訪視農民時曾經問候她身體恢復得怎樣,她還表示自己好多了,跟我反應工作服有點太小,我後來又補了兩件大一號的給她。返台休假前還有見到她,交待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看起來並無不妥。一直到我回台灣休假的第三週,她的朋友,同樣也是計畫聘僱的工人透過Whats App跟我聯絡,說她在身體不適又去了醫院,然後在隔天上午,也就是五月十日過世了,只有兩個月大的孩子現在由她姊姊照顧。

 

我嚇了一大跳,實在難以相信,她還這麼年輕,竟然就這麼走了…。她的朋友說她曾經提到過自己有困難,而且目前的收入不足以支撐她度過難關,但是當時並不知道她所指為何,現在想想也許她本身就患有一些需要昂貴醫藥費的疾病吧…。

 

我當時遠在台灣,趕緊聯繫在史國的團長請他幫忙,後來團長協助過世工人的姊姊取得她的勞保金、包了一份白包給她、又出資讓工人包車去參加喪禮(工人全員前往)。我在台灣本來印了一些工人們的照片,準備回來送給大家,其中就有一張合照要拿給她,現在只好請她的朋友轉交給她的家人。

 

回想過去短暫的僱傭關係,這個工人雖然不是很靈巧,但一直很努力,就是個乖乖的史瓦濟女孩。在團部工作期間,我印了紅龍果和番石榴栽培手冊給她,她讀完後就拿來問我不懂的地方,手冊上有她的筆記,看得出來有用心研究。到農民公司那邊駐紮後,雖然很難讓她達到Farm Manager的程度,但至少我們交代她做工作紀錄、回報田間狀況,她都有認真執行。她生完孩子後一個月就返回工作岡位,並沒有帶著小孩工作,而是把只有一個月大的嬰兒交給她姊姊照顧,我有發現她胸圍變得很大,現在回想她是不是其實脹奶得脹得非常難受但也只能忍著?

 

她是當初史國農業訓練課程的學員之一,就是我曾經提到過要自費受訓然後會被分配到各農業機關實習的那個課程,也是我提到這些農業機關根本就沒有規劃好訓練內容,只讓這些花了錢的學員在農場晃來晃去自己找事做的課程。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一個女孩花了錢參加她們政府舉辦的培訓課程,期待一個比較好的未來,終於得到一個工作機會,好不容易把孩子生下來了,未來似乎咬著牙也總能過得下去,故事卻突然嘎然而止…。

 

當貧窮壟罩著一個國家的時候,這樣的悲劇似乎時不時地就在身邊上演,我周遭的每一個工人、同事、擦肩而過的陌生人,都比我們這些幸運的台灣人更容易遭遇滅頂之災,之前差點因愛滋掛掉的秘書是、這次過世的工人也是,一場疾病、一次意外,就萬劫不復。今天是發薪日,我在名單上看到她的名字,拿起手機翻了翻和她的Whats App對話,最近的一次是提醒她請假天數超過合約日期的話就會無法帶薪請假,要她注意一下;往前一次是提醒她帶薪產假只有一個月;再再往前一次是她一直提醒我要送禮被我噹然後她緊張道歉(她絕對不會錯過任何拿禮物的機會,聖誕禮物、生寶寶賀禮...,想想也很合理,畢竟生活艱苦),最近三次就這些對話,然後竟然就再也沒有機會和她對話了…

 

把薪水包好,叫司機送去給幾個在外站的工人,特別提醒了一句這次不送去山上了(不提醒他真的會迷迷糊糊地跑一趟),迷糊的司機愣了一下,突然領悟過來,露出悲傷的表情說,是啊...

 

最後,我把她的名字從名單上刪去。

20180119_120408.jpg
↑ 交給她家人的合照,本文提到的就是站在我左手邊扶著竹棍的女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洗碗精 的頭像
洗碗精

洗碗精之家

洗碗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