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記】金門食蟲植物原生地
(本文同步發表於PTT PLANT版

  踏入蝕界2年以來,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的家鄉-金門就有食蟲植物的原生棲地,直到在花花看到討論串「where to see Drosera in Taiwan」,以及網友m大提供了其他人的紀錄「 金門,真不錯」,才知道…金門竟然存在原生的毛氈苔和狸藻啊啊啊~~~!!

  今年暑假,趁著回金門探親的機會,出發尋找食蟲囉!好奇的老爸老媽也跟著一起來(可能是對於剛拿到駕照對於方向又不太敏感的我不放心吧…)!以下就是關於金門食蟲植物原生地的訪問紀錄囉!

高人指路
  到金門遇到的第一個問題...為了避免無知路人在網路上看到關於食蟲植物的資訊後,覺得哇~好特別唷~挖一棵回去種ㄎㄎ~,不但種不活還導致原生棲地的破壞,網路上提到的位置總是非常之模菱兩可!而我認識的朋友偏偏本身並沒有去過,無從得知確切地點,於是要怎麼找?總不成看到像溼地的地方就跑進去翻,金門可是有很多區域寫著小心地雷的...囧|||

  於是~一家子決定先前往金門縣林務所詢問,林務所的小姐聽到我們想要尋找食蟲植物的棲地,很熱心地幫我們打電話給在裡面工作的陳西村先生,陳先生可以說是金門生態方面的高手!他利用休假之餘跑遍金門各地,進行調查、拍攝等…,上至動物植物,下至人文歷史皆可娓娓道來,並出版了「綠色隧道-金門的行道樹」、「沙中觀自然」等10本著作,網路上關於金門國家公園食蟲植物的資訊就是他發表的,第一次出發尋找食蟲就遇到這麼強大的人,只能說我們很幸運!

   網路上搜尋陳先生的姓名即可找到許多資料,以下是幾篇報導:

(順便介紹一下林務局,那邊可以騎單車、烤肉等…,還有一個金門森林生態館,裡面很漂亮,頗有科學博物館的感覺,滿5人就有專員導覽,也可以參加陳先生教學的木工DIY!)

  陳先生問明我們的目的,1小時候帶著來金門做調查的一群嘉大學生,從太武山回到林務所,然後直接帶我們前往原生地!!一路上對於金門食蟲植物棲地做了許多介紹(下面兩段整理自陳先生的說明、以及事後資料補充)

金門的溼地由來
  根據海砂沉積判斷,古時候的金門,從海邊到林務所曾是一條寬約400~500公尺的河道,民清時期可以從海邊沿著河開至太武山下。自從金門的林木受到破壞後(放火燒海盜、鄭成功打仗造船等…),風沙變得相當嚴重,不停往內陸吹進來,即所謂的風成沙,尤以東北風強勁的時候最甚。於是河道消失,留下一條帶狀的沙質溼地,以及寬約五公尺左右的前埔溪。沙地養分流失比較嚴重,其他植物難以生存,因此早期的金門食蟲植物分布相當廣泛。後來整個環境變化太大(不知道是因為沙塵還是怎樣@@),許多淺水濕地消失無蹤,目前只剩下我們要前往的這一塊濕地比較完整。

(風沙堆積的程度,可以從陳先生帶我們繞進去的一個地方看出。陳先生沿著一條小路開往海邊,路都是由沙粒構成,四周長滿待宵花、濱刺麥、蔓荊、馬鞍藤等海岸植物,而盡頭則是一個落差極大的坡,前方不遠處即可看到海,沙子堆到了令人驚訝的高度,坡度陡峭到車子應該會用滾的下去,我們相當於停在一個沙作成的崖上…。這些植物數十年來層層堆疊,沙層之下根部纏繞,定住沙粒,造就了這樣一個沙丘的環境。)

溼地目前的處境
  我們到達的這塊濕地,需要定期翻地,為什麼要翻地呢?原來當金門的人越來越多之後,人們開闢耕地栽種蔬果,他們使用的化學肥料造成其他草類大量滋生,對食蟲植物影響甚鉅。幸而耕種後會翻土,並在冬季休耕,休耕期間食蟲植物得以生長,不致被雜草淹沒,因此適當的翻地干擾對食蟲植物有保護的作用。但是這塊濕地並未耕種,雜草從哪來的呢?答案是從四周的耕地流進來的,因此也是雜草叢生啊!


Kinmen_1.jpg
(牛:草都長到我脖子了…)

  蓮花寺也有翻地:「仙腳石下的甜蜜陷阱---食蟲植物棲地

金門的食蟲植物
  車子開進了鄉間小路,神奇的是路邊竟然出現政府設立的解說牌!原來這塊濕地已經有政府進行保育的工作了(嗎)!

Kinmen_2.jpg

Kinmen_3.jpg

Kinmen_4.jpg

  經過解說牌,還有一段曲折的小路,最後車子停在草堆裡,大家徒步往溼地前進。

  陳先生帶著我們走進蜿蜒的小路,再踏過叢生的雜草,漸漸發現腳踩的地方從一般堅硬乾燥的沙質地,變成潮濕的泥沙,還要小心別踏進爛泥裡,終於到達金門目前保存最為完整的食蟲植物濕地囉!

  定睛細看,草堆中開始可以發現一棵棵小小的寬葉毛(Drosera burmannii)!!寬葉毛有多小,從下圖可略見一二,怪不得雜草一長,毛氈苔就不見天日了…

Kinmen_5.jpg

=============================================
  接下來,讓我們由遠到近,欣賞一下可愛的寬葉毛吧!

  寬葉毛在金門稱為「金雀梅(請用金門台語發音)」,在民間是一種藥草,主要製成青草茶降肝火,因此居民印象較為深刻。它們有些在雜草叢生的爛泥中(沙與植物殘骸的混合);有些生長在小小塊的沙地上,沙地幾乎沒有雜草,白色的沙子會讓人產生寬毛長在海灘的錯覺@@。

Kinmen_6.jpg

Kinmen_7.jpg

Kinmen_8.jpg

=============================================

Kinmen_9.jpg
(↑回來整理後發現,沙地上的寬葉毛,葉子上的白色細顆粒不會是鹽吧!?那它也太耐鹽了!!當時竟然沒有品嚐一下確定是不是鹽巴QQ)

(話說金門靠海,土壤中的鹽分一直很高,連空氣中都帶有鹽粒,之前要把山櫻花帶去送給金門的親戚,就有朋友警告說櫻花怕鹽,到時候可能要天天從頭給它澆下去把鹽份沖掉。)

=============================================

  一邊欣賞拍照,我們走到溼地比較中央的部份,有幾塊以白色繩子圍住的區域,是金門縣政府委託荒野保護學會進行食蟲植物生態監測之用,也會定期翻地。

Kinmen_10.jpg

  此處的食蟲數量比較多,也是唯一可以找到長葉茅膏菜(D. indica)的地方,不曉得是不是長葉茅膏菜生長勢比較弱,在其他草叢中都沒有發現它的蹤跡,接下來讓我們由遠到近欣賞一下長葉茅膏菜吧!

Kinmen_11.jpg

Kinmen_12.jpg

Kinmen_13.jpg

Kinmen_14.jpg

Kinmen_15.jpg

=============================================
  還看到了三種狸藻,可是我狸藻真的很弱…,只拍了兩種,而且還分不出來,玩狸藻的朋友不要打我….T口T|||

*金門的狸藻有絲葉狸藻(Utricularia gibba)、長距挖耳草(U. racemosa)、挖耳草(U. bifida)、斜果挖耳草(U. minutissima)。其中斜果和長距的花都是藍紫色,絲葉和挖耳草是黃色。

Kinmen_16.jpg

Kinmen_17.jpg

Kinmen_18.jpg

  金門的毛氈苔只有寬葉毛氈苔(D. bumannii)和長葉茅膏菜(D. indica)兩種,並沒有小毛氈苔(D. spatulata)的蹤跡,之前似乎是名稱誤植,才讓人以為有小毛的存在。

=============================================

  除了食蟲植物,在溼地還有過山龍、穀精草等許多濕地植物,放兩張照片給大家參考一下!

(↓穀精草)
Kinmen_19.jpg

(↓過山龍)
Kinmen_20.jpg

(↓不知道是什麼)
Kinmen_21.jpg


挖掘不可
  看完以上這麼多可愛的食蟲植物,還是要呼籲一下,總是會有人覺得食蟲很稀奇,手賤想要挖回去種,其實我有時後上山也會採集啦,可是食蟲植物和其他植物可不同,挖回去種得活我也只好下跪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毛氈苔又不難養?但是我有一位植物達人朋友,在北部山區發現小毛氈苔(D. spatulata),挖了三棵回去,不到一週就死光了,為什麼咧?因為他老兄雖然遍嚐百草(?),對於食蟲植物卻是個大外行啊!失敗的原因我歸納了三項:

他覺得自己會種(會去挖的人一般都會種其他植物吧…),但是他錯了!毛氈苔和其他植物的栽培方法並不相同!

  1. 他覺得自己會種,但是他錯了,毛氈苔的根系細長脆弱(根系與植株不成比例地長…),完整挖出來也可能會脫水,扯斷差不多就掰了。
  2. 他覺得自己會種,但是他錯了,毛氈苔在自己原生的地方住了這麼久,一搬家光線溼度土壤水質溫度適應不良,還是掰了!

  所以看到這麼可愛的植物,想種又不能挖怎麼辦?在此推薦各位朋友前往各大植物論壇的食蟲版,常常有網友愛心分享種子植株,尤其寬葉毛和長葉茅膏菜可以說是極為普遍的物種,三不五時就有人出來分享一下,免費、合法又安全,還可以交流討論,何樂不為咧!

政府保育
  濕地旁有位種田的老人家,從他那邊得知這塊溼地已經被政府收購,怪不得外面立有解說牌。但是除了解說牌之外,並沒有看到任何相關的措施:雜草快長到我的肩膀、道路狹小蜿蜒、沒有導覽解說、沒有保護措施…。以我這個只去過一次的人來講或許有失偏頗,但是這樣的保育似乎只是維持食蟲植物的苟延殘喘而已。

*補充:本處目前部份為公地,部份為私地(當日前往的為私地部份,現為金門縣政府承租中)。

  解說牌上說著「…金門縣政府相當重視食蟲植物的珍貴性與保育。2007年,在農委會與林務局的指導下,與保育團體合作,共同維護這珍貴棲地…」,至於維護了什麼?這又是另一個難解的謎了~

  陳先生說,金門其實擁有許多珍貴的原生植物,其中不乏高價的中藥材,還可以送至一些學校機構進行藥效分析,分析結果作為推廣宣傳之用,只要包裝得當,又是另一個結合原生物種保育以及觀光導覽的好機會(可以在當地試喝中草藥等等…XD)。

  而食蟲植物是金門的一大特色,就像之前花花的朋友們討論過的,若是可以建立展覽館,有專員解說,還有人工繁殖出售等等…,不但能夠維護這塊珍貴的土地,也是生態旅遊一個很棒的地點(順便散佈蝕毒啊XDDD)。然而金門專業人才極度缺乏,像陳先生這樣的人寥寥可數,保育和導覽非一般人能夠勝任,目前最需要的,我想是人才的培育吧!

其它資料
  回台後著手開始整理資料,蒙陳先生贈送了他的著作「沙中觀自然」,並從網路上搜尋更多關於溼地的資訊,目前在台灣有兩處濕地記錄食蟲植物的蹤跡,一處是彌陀溼地,根據資料可以在當地方發現寬葉毛,但是聽某大大說保育狀況極差,現在可能已經掰了;另一處是竹北蓮花寺濕地,可以說是食蟲植物大本營,目前列為軍事重地而禁止進入,但說不定也因此得以保存這些珍貴的食蟲植物。蓮花寺的保育可以說是頗用心,請參考「食蟲植物保育網」,此處留有許多調查紀錄,到2006年;另外新竹市青草湖社區大學有一個報導「觀察溼地植物與食蟲植物:水蔥、長葉毛膏菜、小毛氈苔、寬葉毛氈苔、長距挖耳草」,不知道是不是以前的蓮花寺,文中有導覽步道、有解說員、有帶著小朋友來觀光的人們,我也想去啊~~~!

  金門方面,在金門國家公園的網站有一些介紹---「大地捕手—金門食蟲植物記」 、另外也有民視的節目對其進行報導---「找回食蟲植物的春天」,但是對於金門在溼地保育上下的功夫,也有另一種聲音---「生態保育金門走到相反方向」。


  以上就是本人這次金門行的紀錄,因為有點多,先整理成WORD檔,放一兩張照片試試看,沒想寫完算一算竟然有10頁,這就是大學生寫報告的嘴砲功力啊~~!

  希望可以藉此多散佈蝕毒,讓越來越多人喜歡食蟲植物!謝謝收看!

創作者介紹

洗碗精之家

洗碗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