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2.20 (六)

颶風Winston上周從斐濟的西北往東南擦身而過,又從東南往東北打了個勾再次擦過斐濟,本以為這樣就結束了,我還開玩笑地說這個颶風對斐濟很執著,左邊沒打到還又跑上來一次,結果更誇張的就來了…,已經到斐濟東邊海上的颶風,竟然逕直往西邊狠狠向斐濟撞過來,而且還發展成強颶風!!

undefined
↑颶風路徑圖(來源:http://blogs.discovermagazine.com/imageo/files/2016/02/sh1116.gif)

這天,氣象局網路顯示颶風已經靠近斐濟東部,上午天氣轉陰,下午風雨開始變大,三點多學長打來問我們要不要下山避難,但是當時風雨已經大到無法下山了。電源倒是出乎意料地一直供應到傍晚五點多才斷,對於斐濟來說已經是很難得的事情了,以往隨便吹個風就要停電…。

Nadarivatu位於斐濟中央偏北的山區,我們的居住地點距離斐濟最高峰只要約2小時。

斐濟團各駐地地圖標記.jpg
↑斐濟三個工作地點分布圖

map.jpg
↑Nadarivatu推廣區農民GPS標記,從最左邊Nadarivatu出發往山上走,第一個輔導村落是Nadala,第二個是Navai。

晚間六點多我們提早吃晚餐,風雨開始增強,房屋被吹得轟轟作響,但是強度大約和上次熱帶氣旋差不多,因此我想農民那邊應該不會受到太多影響。然而到了七點多,風雨威力竟然更上一層樓,雨水從面風的窗戶開始噴進來,而且越噴越多,斐濟的百葉窗是有縫的,完全無法止住。然後天花板也開始漏水,從面風的一側一直漏到大半個客廳,我們開始忙著移開室內的物品。役男房間也有一面牆面風,幾乎被雨水濕透,於是他連忙把東西搬出來,暫時放在廚房。一邊移一邊開玩笑,我說屋頂可能會被吹走,Tony說屋頂被吹走那老鼠也被吹走了…。


↑Tony攝

然後搬一搬…

Tony突然驚呼「廚房的屋頂飛了!!」,轉頭一看,

廚房的屋頂飛了…

   屋頂飛了…

     飛了…

      了…

我靠!我只是開玩笑的你們不要真的飛走啊~~~!!

本來應該在天花板的木板已經躺在地上了,透過微弱的光看到搖搖欲墜的屋樑在跟我說Hello,廚房瓶瓶罐罐倒的倒破的破!本來想說廚房沒有面風,Tony才把東西放廚房,現在又要心驚膽跳地把手伸過去把東西拉到客廳。役男房間也要經過廚房,因為實在太危險,只搶救了一些重要物品我就把通往廚房的門關上了,關上之前,連役男房間的屋頂都開始飛了…。

隔著門,碰碰碰、匡啷啷的聲音不絕於耳,客廳和我的房間雖然面風,屋頂倒是無恙,只是水噴得更多,但是整個天花板都開始滴水,我試著把廚房掉落的木板扛到臥室,釘上釘子擋風,結果發現雖然好不容易擋住風,但天花板沒有一處不漏水…,我房間的衣服和床鋪早就通通遭殃,白費力氣了…

到最後兩人被逼得躲到浴室和客廳之間的小隔間,那邊可能因為方位的關係沒有滴水,風也吹不到,兩個人用夾鏈袋把手機、手電筒包起來,我把筆電塞進冰桶裡面,又拿了裝著錢包的小背包,兩個人渾身濕透狼狽不堪。

後來我打算移動到車子裡,試著去開門,竟然發現門被風吹得變形了,無法打開啊啊!!!用一字起戳了半天,此時外面竟然看到手電筒的光線,隔壁鄰居家的丈夫在窗外大叫我的名字,我把窗戶打開,嘴一張,雨水挾帶狂風就撲面而來灌得我滿頭滿嘴,連衝出口的聲音都被風硬生生逼了回去,好不容易躲在窗戶邊跟他對話,他問我們還好嗎?我連完整的句子都講不出來,只好直接說OK。後來才知道,他們家整個被吹走了,他帶著老婆孩子逃到旁邊的醫療站,他太太急著叫他去看看我們兩個的狀況,於是他又頂著風跑過來,實在揪甘心!

又在房裡待了一個多小時,我無聊到拿出海苔啃(所有從台灣帶來的零食為了防老鼠都收在塑膠箱放在我房間,反而倖免於難),外面的風強到一個驚人的境界,已經不是狂風暴雨可以形容了,在隆隆震動的房子裡,似乎有個力量瘋狂地想要破壞一切東西。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風颳過的時候,耳朵的壓力會改變,就像突然在深海或者飛機上,需要吞口水或捏鼻吐氣才能平衡耳壓…。

大約10點多,風向改變了,連我們棲身的小空間都開始有雨噴過來,挖了半天的前門終於打開!!打開門先小心張望,前門的停車棚的鐵片已經半掛在空中,天花板露出一塊,屋樑有些塌陷,兩個人帶著貴重物品,小心翼翼地避開空中和地上的障礙物,匆忙鑽進車子裡,上車前檢查了一下,除了車子被風吹得前進了2、3公尺撞到圓木柱停下來之外一切安好,玻璃沒破車頂沒塌。一進到車子裡,瞬間有一種乾爽安靜的感覺,於是Tony在副駕駛座我在後座,兩個人窩在車子裡睡了一晚。一整個晚上如同Tony說的,就像在飛機裡遇到亂流一樣,車子晃啊晃的,車外風聲轟隆隆…

半夜一點多,鄰居丈夫夥同警察又來探望我們,他們在窗前喊一喊發現我們兩個躲在後面的車上有點愣住,確認我們兩個沒事後,幫我們把又卡住的門踹開便離開了。

2016.02.21 (日)

就這樣到了隔天,鄰居一大早就來找我們,他們家完全不見了,只剩一些衣物、器具亂七八糟地散落一地,剛買的洗衣機現在在山崖下的樹上掛著,鄰居太太難過地一直掉眼淚,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安慰她。他們臨時住在醫療站的房間,一堆人擠在一起,有的睡桌上有的睡桌下,我想起我們另外一間準備要作為招待所的宿舍,和現在這間是同時同一批工匠蓋的,既然這棟還留著,那一棟除了溼答答之外應該也還能住人,於是和鄰居先生商量,把鑰匙借給他們。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jpg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2.JPG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3.jpg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4.jpg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5.jpg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4.jpg

這天風雨減弱許多,雨下一陣停一陣,我們就趁著雨停的時候撿拾散落在四周的東西。廚房和役男房間不只天花板,連牆都沒有了,冰箱就倒在廚房門口,食物散落一地,冷藏庫的東西全部掉出來,冷凍庫倒是好好的都在,但是停電停成這樣,只能在壞掉之前把肉分給鄰居吃了。堆放資材的小倉庫也夷為平地,只剩比較重的幾包肥料和塑膠布留在附近,其他東西也不知道飛哪兒去了…。客廳的書本、印表機都溼答答的,廚房的烤箱、電鍋、微波爐都飛走然後變形濕透了…,雜七雜八加一加也要上萬台幣啊(哭)。一邊撿一邊了解周遭狀況,除了鄰居家全毀之外,鄰長辦公室、鄰長家、護士家和警察宿舍大約都被吹走了一半,醫療站是用水泥蓋的,傷害比較少。所幸沒人受傷,還聽了各式各樣逃難的故事…

================================================

鄰居家先是屋頂被吹飛,於是他們手忙腳亂地從棉被堆中把小孩挖出來,帶著孩子躲到另一個房間,接著牆也被吹走了,三個小孩嚇得哇哇大哭,他們又躲到門邊台階下面,最後發現沒辦法,只好一路匍匐到醫療站。神奇的是本來鄰居先生和太太要帶著三個小孩移動很困難,結果鄰長的司機竟然從濃霧和風雨中出現在他們家門前,幫他們抱其中一個孩子,一群人順利逃到醫療站去。

那個司機是現身去救他們的嗎?當然不是,當時的狀況如此惡劣,拿著手電筒也看不清10公尺外的東西…

那個司機是被吹過去的……….

話說大約是鄰居的房子被吹走的那個時刻,鄰長辦公室的屋頂也掀了,在辦公室待命的警察和職員只好跑出去,風大到他們要手牽著手才能站穩,而負責拿著收音機、手電筒和穿著雨衣的司機就是那個時候被吹走的…。據說他一路被吹到溝裡,從溝裡爬上來剛好到鄰居家,那時候他已經全身空空,收音機、手電筒和雨衣全飛了。鄰居太太說這是上帝差遣他來幫助他們的,我覺得這故事超豪小…

護士說,這是斐濟有史以來最嚴重的風災,在此之前他們只聽父母輩說過一個在他們出生之前席捲斐濟的強颶風,但聽說也沒有這一次嚴重。真不知道是不是該感到榮幸,我竟然碰上了斐濟之最…,而且還體驗了難民的生活…

================================================

總之,這一天大家忙著穿梭在殘骸之間撿拾可用的東西,鄰居太太看起來很沮喪,我用撿回來的瓦斯和瓦斯爐在昨天躲雨的地方搭了個小廚房(是的,就跟去年剛到還沒有廚房的時候用的同一個位置),從冰箱挖出來還能吃的包子蒸了送去給他們的時候,看到鄰居太太坐在醫療站的小房間裡,護士在一旁好像在安慰她。

房間完全不行了,勉強挖出幾件不太濕的衣服,簡單洗了個澡,在天黑之前吃完晚餐,晚上又回到車子裡面睡覺,這一晚沒什麼風,於是蚊子和蛾開心地蜂擁到車子裡面,我們只好從房間裡把濕淋淋的蚊帳掛在車子外面,再殲滅車內蚊蟲殘黨,直到解決兩隻經驗豐富埋伏許久的蚊子長老之後,才終於能夠好好睡一覺。

2016.02.22 (一)

第三天,一早太陽總算露臉,我們忙著把所有東西搬出去曬,小朋友已經忘記前天可怕的颶風,在倒塌的樹上跳啊跳,開心地唱著歌。

一早聽到往村子的路通了,我們就準備了一些食物和飲料去拜訪農民。一路相當精彩,處處是倒塌的大樹,已經被鋸開一個通道,還有電線桿及散落的電線,警察們直接把衣服晾在門前倒塌的電纜線上了!部分小溪暴漲到路面,看這個情形大概一兩個月內電路都不會恢復了吧…。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8.JPG
↑警察直接拿電纜線曬衣服(Tony攝)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8_1.jpg
↑往山下的路完全被堵死了(Tony攝)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9.JPG
↑(Tony攝)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0.JPG
↑颶風過後的Nadala村(Tony攝)

第一個村子是Nadala,果然如同人們所說,幾乎有一半的房子都毀了,家家戶戶不是在清掃就是在曬東西,完好的房子大多是水泥蓋的,果然三隻小豬的故事沒有騙人,木造房子都會被大野狼吹垮ˊ____ˋ。災情最慘重的是第二班,也就是輔導表現最好的一班,班長和一位組員的家,以及我們每次都跑去的集會所都夷為平地了QQ,育苗室倒塌、防雨設施彎曲變形,所有作物都死了,而且班長Ben被倒塌的屋樑壓斷左腿,另一個組員把他救出來,一直到今天道路開通了才送到醫院,幸好看起來精神不錯,很堅強的樣子,還充滿自信地說如果不是腳受傷,他今天就要開始整理農場了!Navai村在更高的地方,但出乎意料地幾乎沒有太大的傷害,雖然也有不少屋頂飛走,但是大多架構完整。第三班的農民還有心情開Nadala村的玩笑,說他們根本像是打過仗一樣。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1.JPG
↑颶風過後的育苗室(Tony攝)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1_2.JPG
↑原本的育苗室(哭哭)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2.JPG
↑颶風過後的防雨設施,農民雖然有把塑膠布拿下來放旁邊,但是依然救不了骨架(Tony攝)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12_2.jpg
↑幾天前的防雨設施還如此美麗啊!(大哭)

拜訪一遍之後,我想下個月大概都不用推廣了…,農民光是修復房舍就忙不完,哪還有心力去種東西,至於下個禮拜一秘書長要來訪…,恐怕只能勘災了,不知道能不能多帶一點物資來救助農民Orz

回到家發現竟然又開始下雨,晾在外面好不容易半乾的衣服被子電器用品統統濕掉(崩潰)…

斐濟人的互助合作的精神在此展露無遺,在Nadarivatu的醫療人員、警察及政府人員分成三組,一組往上開路到裡面的村落(這組其實從昨天就開始作業了),另一組向下開路到山下,而醫療站的醫生護士則前往村落出診,到了晚上7點多才回來。聽說有一個掉到溝裡面被鐵皮割傷的小孩,一邊的嘴巴被割開,就像黑暗騎士裡面的小丑一樣,然後血一直噴,幸好遇到出診救回來了,醫療人員的重要和偉大在此時體會無疑!斐濟這次的傷亡數字大約在25人左右,山區這邊目前沒有人死亡,台灣的親朋好友一聽到颶風來襲馬上聯想到山崩土石流,但是斐濟其實開發得很少,沒有這類災情,這也是山區傷亡人數不高的原因之一吧!而其他開路的組員,一直到凌晨4點多還聽到車子引擎隆隆的聲音,他們連夜把路給打通了!

晚上繼續睡車內。Tony說今天是元宵,因此他把冷凍庫已經解凍的湯圓拿出來,配奶茶包煮了一鍋奶茶湯圓,然後在廢墟上吃湯圓,嗯…元宵節快樂…。今晚駕輕就熟地把蚊帳鋪在車窗上,雖然沒有蚊子但是車子裡面悶濕臭酸的怪味似乎越來越濃重...

2016.02.23 (二)

一大早效率算快的已經找好工匠列好材料準備修房子,可是鎮上五金行都沒開,山路暫時也無法送貨,總之計畫先到Sigatoka總部休養幾日,靜待消息。電可能要3、5個月之後才會回復,因此之後的生活可能都離不開發電機,而且都要早睡早起了><

昨夜負責開路的隊伍終於將下山的路打通,今天早上我便趕著下山去,除了把斷腿的Ben送下山照X光之外,還幫警察們把唯一一台發電機拿去維修,然後補爆掉的輪胎(地上到處是碎片,實在防不勝防…)。一下山到達公路,手機馬上叮叮咚咚收到一堆訊息,緊接著Tammy姐的電話打來,說滿世界的人都在找我們兩個,叫我們趕快下山!鎮上事情忙完,趕回山上打包收拾,把一堆又一堆的濕衣服統統塞進被袋裡,想著下山找洗衣機和烘衣機;由於兩扇門都爆了,又從鎮上買了兩副門鎖和鎖頭來,聊勝於無地把僅存的房屋鎖上;溼答答的雜物整齊地擺在桌上,用沒有很濕的報紙墊著;至於完全濕透的棉被枕頭,只能把它們掛在外頭風水吹雨打,祈禱哪天可以成功曬乾…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6.jpg
↑剛搶救回來的雜物

Fiji_TC Winston_20160223_7.JPG
↑整理後(Tony攝)

抵達距離Nadarivatu約2小時的Lautoka鎮時已經下午6點多,連麥當勞都變得美味無比!

以上就是斐濟Winston颶風來襲時,遠在Nadarivatu山區的技師和Tony度過的精彩(?)的四天,謝謝收看!

這幾天的經歷,簡單用流水帳的方式記錄下來。由於山區水電網路通訊全部斷掉,道路也被巨木和土石擋住,因此一直到今天路開通了才成功抵達鎮上通報消息,讓大家擔心了!宿舍有一半飛走,另外一半像泡在水裡,因此兩個人窩在車上睡了三個晚上,今天順利抵達有水...

Posted by 徐瑋君 on Tuesday, February 23, 2016
創作者介紹

洗碗精之家

洗碗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相當精采,讓讀者身歷其境。電腦打太快有錯字,「索性」應該是「所幸」,「更本像是打過仗」應該是「根本像是打過仗」,還有一個地方有錯字,但回頭找不到,算了。
  • 感謝指出,已經更正了!

    洗碗精 於 2016/02/24 06:41 回覆

  • Yuchun
  • 嗨,在網路上找了好久,終於找到台灣人在斐濟了,我不確定您是否還在斐濟,但我先生目前人在那工作,剛過去一周,近期內,我和2個孩子也要過去會合,能在網路上找到的資訊真的很少,不曉得您是否願意提供我們一些在斐濟的資訊,我的e-mail是 yuchun47gmail .com, 非常期盼您的答覆,謝謝!
  • 當然沒問題!已寄信!

    洗碗精 於 2016/08/02 15:15 回覆

  • Jovi
  • 一直以為斐濟是: 陽光沙灘比基尼,,,, 想來太天真了
    真個是: 妳方唱罷我登場,,,2018可能換我接手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