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髒話請慎入)

故事背景-前人血淚史:

話說農機這種東西,對於駐外技師來講真是又愛又恨,田間工作缺不了它,但無數麻煩也會跟著降臨,機器好好的時候就存在著各種”風險”,機器出問題的時候更是災難的開端…

根據無數前輩茶餘飯後分享的農機血淚經驗,本人整理如下:

首先是機器剛進來的時候,以中耕機為例,那閃亮的機殼、強壯的引擎、鋒利的刀片,用起來豈是一個爽字了得!剛開始幾個月一定超順暢的,過了半年多以後,問題才會慢慢浮現。問題一,操作人員經驗不足(總不可能都叫技師操作吧),或者不是自己的東西,不會用心保養,操作前沒有檢查水箱機油、操作後沒有清理刀片等等…,如果缺乏妥善管理,很快就會出一些小狀況,不過這個部分只要員工訓練以及工作管理妥當即可解決,問題不大;問題二為保養維護,農機使用一段時間後須要保養(英文稱為Service),保養並不困難,困難的只有一件事:你很難判斷機師把農機送回來後,機器身體裡面的零件還是不是原裝貨,要知道偷換零件這種事情可不是新聞,把嶄新的好零件拆走,裝上舊零件還回來,還要付他保養費咧!如何避免這種狀況發生,一種是要求對方現場維修(而且農機下班後要鎖起來),另外一種就是有農機背景的技師可以看得出來,但是沒有專業功力誰能看得出端倪呢?問題三,最麻煩的一點,當農機需要維修的時候找誰?身為園藝技師,操作農機和保養勉強沒有問題,但是要知道哪個零件是裝在哪裡、有什麼作用、哪裡壞了怎麼修,除非有農機技師,否則就是死路一條。當然大部分的團都不會有農機技師的,有農機役男就要謝天了(農機役男和資訊役男都是極其稀有如果有幸出現就會被吞沒…喔不對,會被委以重任的人啊!)。這時候當然只能找當地的機師囉,當地機師可能有什麼問題呢?第一個問題就是可能修不好,因為早期農機多從台灣進口,當地很難找到零件,即使後期方針開始在地化,也得該國發展程度夠才會有農機買賣啊!不幸的話還是得找鄰近國家採買,而且要找比較多人用的款式,這樣替換零件出現的可能性比較高…。好,假設零件OK了(大部分都是二手零件),機師也勉強會修(當年在貝里斯,機師連當地的電視都修不好…),事情還沒結束,你依然得確定修回來的機器裡面,除了替換零件外,其他零件還是原來的……。這個更困難了,因為農機如果壞掉,通常會送到工廠維修,不可能一直盯著。更惡劣的甚至拆了你的零件,收了你的維修費,等一段時間後機器又壞掉了(因為新零件被掉包成舊的)再來賺一筆,一定要替換零件的話,還能把之前拆掉的零件賣回來給你,這些都是聽老人說過的。

無論哪個國家、哪個人種,基本上人性就是這樣,當人鑽漏洞成功,而且發現可以一直撈的時候,就不可能回到當初的狀態了。尤其駐外技師經常輪調,交接的時候以業務為主,也不太會提到合作人員、維修工、司機等周邊人士的狀況,這時候只要沒有老人帶,那些虎視眈眈要來撈油水的人就會紛紛出現在你身邊,從簡單的試探開始,越玩越大…。

以上是珍貴的前人經驗,給跟我一樣的菜鳥參考(目前比我菜的好像沒幾個…)。

 

正文開始(本文以第三人稱敘述,因為作者想假裝自己不是故事中悲慘的主角):

砲王目前所在的F國技術團是個什麼樣的狀況呢?每一台農機都已經非常老舊,甚至舊到手把整個腐蝕生鏽的程度,可想而知經常故障,每次故障就要找人來修。砲王詢問過前輩的意見,也請工人和合作人員歐筆王留意有沒有適合的機師,修理後機器能夠正常運作,但是一段時間後總會再次故障,零件壞了很難訂到新的(F國農機多來自於澳洲、日本或大陸),加之F國的收費完全沒有一個標準,機師爽怎麼收就怎麼收。砲王前前後後換了四個機師,機師A是農部的雇員,效率極其緩慢,而且偷換過鉛電池被砲王核對編號後發現;機師B是工人的親戚,一位年輕人,東西是修得好,但是價錢太高,懷疑亂報價;機師C是農部另外一個雇員,東西多數能修得好,似乎和歐筆王是好朋友,歐筆王常常叫他來維修,砲王提醒了無數次要他先開估價單,等BOSS同意了才開始修,歐筆王卻每次都讓他修完了才拿著”估價單”來跟砲王要錢,這樣陰了砲王兩三次,導致砲王被BOSS轟了兩三次,怨念深重。最後,砲王輾轉找到了機師D,機師D是鎮上電器行經理推薦的,該機師與電器行簽約維修很多年,工人也說這一位是Sigatoka地區很多機師的師傅,加上這位機師會先估價,項目也寫得很清楚,因此砲王決定以後都找他。

看到這邊似乎走了一大段路,但最後問題都解決了…才怪!

 

都是他媽的歐筆王!!

 

這一天,中耕機又掛了,怎樣都發不動。

砲王打算請機師D來看看,但機師D生意太好,連接幾天都沒出現。這時歐筆王詢問砲王,是不是可以請機師C來修,畢竟上次中耕機是他修好的。砲王對於機師C是沒有什麼好感的,但是歐筆王很認真地拜託,因此砲王跟歐筆王說,如果他要來修,先看問題是什麼,把估價單開出來,零件和維修費列出來,等BOSS看過同意才能修(話說這番話砲王至少跟歐筆王講過四、五次了還記不起來嗎?)。

隔天,歐筆王通知砲王機師C已經到了,砲王叫歐筆王先把估價單開好。下午,歐筆王拿著估價單到辦公室給砲王,他媽的估價1800多,相當於台幣28000以上,以前頂多收個幾百元,這次竟然直接跳級…!估價單還附上照片,的確看得出來大型零件有很多部分損毀破裂,砲王是相信這些零件不便宜啦,只不過今年度辦了採購,下月就會進新的中耕機來,因此無需再花這麼多錢修理。

砲王話還沒出口,歐筆王就補了一句「他已經把零件換好了,你可以去看機器發動的狀況」。

 

!!

 

砲王當場極度無言,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你他媽的懂不懂估價單是什麼意思?估價單的意思就是叫你先把花費列出來,我沒看你就不能動,我看了以後同意你他媽才能開始動,不然為什麼要”估價”,你乾脆直接開他媽的收據給我就好了啊!!!!

砲王當下就下定了決心,這次一定要讓歐筆王吃點教訓。

帶著歐筆王回到農場,路上砲王直接說明白「你為什麼叫他開始修?這個估價單我還沒拿給BOSS看,如果BOSS不同意錢沒辦法付。」。到了農場,中耕機和零件放在一旁,機師C已經快樂地在喝KAVA了,大概覺得又他媽的賺了一大筆錢心裡正爽著吧。砲王看到就很不爽,既然不爽也不會讓他們多爽。

當下直接告訴機師C,這個維修要BOSS同意才能作,否則無法付錢。歐筆王此時才發現不太妙,砲王是認真的,還想解釋說零件都已經換上去了、機師C工作了一整天。砲王反問「我不是跟你說了要先估價嗎?你現在這樣我沒辦法付錢」。機師C搞不清楚狀況,想說那降點價錢總行了吧,說了一陣子,砲王直接帶兩個人去找BOSS,行前先跟BOSS通過話,讓BOSS知道歐筆王自作主張讓機師C來修理的事。

到了辦公室,BOSS不客氣地對歐筆王說「農機整天修了又修,我們花的錢都快要可以買一台新的了」、「我們下個月新農機就要進來,這台不修了」、「我不是跟你說過要維修的話必須經過我的同意嗎?」。歐筆王被轟得連估價單都不敢拿出來,砲王在一旁慫恿了兩次,眼看歐筆王把原本拿在手中的估價單藏到褲子後面的口袋去,覺得有好笑到。

於是,喪氣的歐筆王和機師C離開辦公室,BOSS倒是正面肯定了砲王這次的做法(也就是給歐筆王一個教訓?),又提到了他在其他團時團員們的一些血淚故事(都整理在前情提要中)。等砲王回到農場(歐筆王和機師已經自己走回去了),告訴機師C可以把他裝上去的零件拆走,歐筆王提出至少給他施工費,畢竟他從中午就開始做了,砲王明白地回答「BOSS沒有同意這次維修,因此施工費你必須從自己的口袋出」。歐筆王臉色更加凝重了,砲王很好心地建議「那就從你的津貼裡面扣吧」,歐筆王猶豫再三,好不容易頭上下微幅擺動表示同意,砲王就掏出錢包付了150的維修費給機師C(津貼是砲王負責給的),這個費用倒是跟其他機師收的差不多。這次過後,想來機師C也不會再厚臉皮出現在農場了,說實在歐筆王本質上是個好人,機師C則不是什麼好貨,給砲王的感覺很差,最好這次事件能讓歐筆王跟機師C稍微疏遠一點。

講到這邊,其實就是個歐筆王白目然後砲王抓到機會教訓一頓,以報過去被拉下水的怨念的故事,但是出於道義,砲王還是幫歐筆王分攤了一半的費用(一人75元,約台幣1200),畢竟歐筆王除了這次有點撈過界之外,平常依然是個好朋友,而75元對於F國人來說已經是一筆不小的數字了,歐筆王也很認命,雖然臉色灰敗,倒是沒有發脾氣或者不甘願。希望歐筆王可以學到,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做就可以做,而是需要尊重其他人,並且尊重整個程序的。更何況,砲王不相信歐筆王沒有幫著機師C佔便宜的心態,此風不可長。

以上是今天的小故事,希望對於在職場工作的朋友們有些幫助(好像只有對駐外工作有警示作用…?),砲王持續在錯誤中學習、並且努力練習如何在該強硬的時候強硬,這次算是小有成果,謝謝收看!

 
創作者介紹

洗碗精之家

洗碗精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Jovi Lai
  • 請問妳還在斐濟嗎?
  • 已調任史瓦濟蘭囉!

    洗碗精 於 2017/11/10 02:41 回覆

  • Jovi Lai
  • 我即將調任Fiji,,, 感謝您的血淚經驗談,,, Boss Y也太恐怖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